三轮车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轮车棚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LTE中国迷局26GHz争夺战提前打响通信网络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2:33:10 阅读: 来源:三轮车棚厂家

LTE中国迷局:2.6GHz争夺战提前打响 - 通信/网络 - 电子工程网

如果有人问及,当前移动通信产业最炙手可热的词汇是哪个?绝大多数人给出的答案是LTE;再过三五年,同样的问题,答案应该还是LTE或者LTE-A。

LTE的确是具有这样的魔力,这不仅仅是因为其是NGMN所推荐的标准,已经成为全球主流运营商的演进选择;同样因为其基于OFDMA和MIMO的理论基础,在短期内也看不到代替品。正如CDMA统治了移动通信产业十年之久,产业根本就绕不开高通和CDMA。

而作为全球最大的移动通信市场,中国的三大电信运营商在未来技术选择上,虽然达成了TDD与FDD融合性演进的共识,但在具体的演进路线和时间窗口上却出现了较大的分歧。

出现这样的分歧并不意外,除了技术制式和产业链健壮度存在很大的差距之外,三家运营商不同的市场地位和竞争策略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当然,还有更高层面的博弈,这是产业链企业所无法决定的。但有一点是需要肯定的,我国历来没有采取拍卖的方式进行频谱划分,而频谱资源则是移动通信产业的根本。

三家运营商将会拿到什么样的频谱,将会成为未来竞争的关键。在2G时代如此,在3G时代如此,在LTE时代已然会是这样。只不过LTE部署早期,网络覆盖和业务渗透并不理想,可能不会给竞争形势带来巨大变化。但从“金字塔式”到“倒金字塔式”的网络业务迁移是个必然趋势,LTE才是未来竞争的关键。

融合性LTE成共同选择

在这个分分合合的过程中,作为产业链下游的运营商出现了不同的演进路线选择,3GPP和3GPP2两大阵营都是如此,分属于两大阵营的中国三家运营商概莫如是。

作为CDMA TD-SCDMA的旗手,中国移动是从零开始,从R4版本做起,经过R5/R6/R7或者是更高阶的HSPA,然后再进入LTE;作为手握全球最为成熟的UMTS运营商,中国联通充分利用了技术产业的成熟度,直接从HSPA阶段起步,并考虑部分部署低阶HSPA+;作为3GPP2架构下的中国电信,目前正在在几个城市做Rev.B的试点,但考虑到产业链的支撑能力,应该不会商用Rev.B的第二阶段。

条条大道通罗马,虽然在商用时间点上,三家运营商存在分歧:中国移动今年将在三个城市进行LTE的规模试点,中国联通还停留在实验室阶段,而中国电信给出了预计商用时间是2015年。

但三家运营商都将LTE作为未来的归属,都开始强调TDD与FDD的融合,可能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将会面临攀高的网络部署成本,但以庞大的中国市场换取TDD技术的话语权,从而改变移动通信产业的全球格局还是值得的。

2.6GHz争夺战提前打响

做无线通信的人,都知道频谱资源的重要性,网络制式的演进也就是围绕着围绕提高频谱利用效率,在不断增加无线空口的吞吐量的同时,实现对各类业务的电信级支撑。

LTE作为未来演进的标准,其最大的优势之一就是提升了频谱的利用效率,拥有远远超过HSPA或Rev.B的传输速率。除了基础技术的不同之外,LTE对于频谱本身的利用也很关键,在20MHz的带宽之下,可以达到上百兆的下行。LTE初期以高速数据为主的业务承载类型,也使得它对频谱资源的依存度升高。

在以话音和低速数据业务为主的2G和3G初期,频谱资源上的劣势对于市场竞争本身影响不大。以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为例,两者在GSM网络上资源相差很大,但直到联通启动1800MHz上的10M带宽,来吸收热点区域的话务量,也是时间不长。另外一家运营商中国电信更是在800MHz实现了 2G/3G的共同组网,政府分配给它的3G频段2.1GHz反而闲置。

在产品技术趋同的情况下,频谱成为了竞争优势的关键所在。在LTE技术上,国际电联粗略划分相关频段,但各国政府对于频谱才拥有最终的分配权。这种频谱上的相对混乱,给设备商造成了不小的压力,也减缓了LTE的全球部署。

在众多分散的频谱中,2.3GHz和2.6GHz成为了最多的选择,相同的运行频段也就意味着更多的产业支持,也就意味着更宽广的漫游区间。但 2.3GHz已经被监管部门用来支持CDMA TD-SCDMA,2.6GHz 成为了最好的选择。当然,700MHz和更低的450MHz更加适合用于移动通信,但网络清频需要很长的周期,充满了不确定性。即使是在低频段上,如果得到了连续性频段过窄,LTE的优势也难以淋漓尽致的发挥。

运营商策略各异:中国移动占得头筹

对于频谱资源的重要性,运营商都是深有体会。有不少联通员工依然认为网络质量上的相对劣势与低频频段过少密不可分。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在谈到无线业务时,首先想到的就是低频段的频谱,希望政府能够给予后来者政策支持之一就包括频谱资源。

据知情人士透露,无线频谱主管部门国家无委会已经收到了各方面针对2.6GHz多达11份的分配方案,但所有的方案全部被“留中”。各种势力都在进行博弈,TDD/FDD频段是否需要明确的划分,都需要认真考虑。

中国移动副总裁鲁向东曾表示,中国移动正在进行2.6GHz频段规模试验的申请,主要分布在2570-2620MHz,该频段将用于LTE网络的室外覆盖。与两外两家相比,中国移动对于LTE是充满了激情,一方面是出于市场竞争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加快TDD制式全球推广的需要。

“在LTE上,中国联通不是激进运营商,是有很多方面原因造成的。”中国联通技术标准处处长顾旻霞就曾指出。她认为,从全球整体的频段使用情况来看,2.6GHz是最适合的LTE网络部署频段, “虽然高频段在网络覆盖能力方面还有待提高,但现在并没有低频段被清频。我们在各种场合也呼吁,政府尽快确定2.6GHz的频段划分,即使不是长期试验性阶段,我们也希望对FDD/TDD有明确的划分,以方便做大规模的外场试验。”

中国电信则是保持了一贯的沉稳,这可能与其现网的用户规模和网络制式相关。作为国内移动通信市场上的小弟,中国电信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将移动通信作为业务元素,注入到其庞大的家庭和政企客户群体中。在努力发展用户的同时,提升用户的ARPU值。同时,还要维系CDMA产业链的整体健康,Verizon已经宣布了LTE建设计划与商用时间表,CDMA产业链的未来已经寄托在了中国电信身上。

来源:C114中国通信网

美女大全

美女旗袍

美女旗袍图片

美女裸体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