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轮车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轮车棚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们都是年重人

发布时间:2020-07-13 11:23:39 阅读: 来源:三轮车棚厂家

好像是这样,人世间的一切都是有重量的,砝码不用说,砝码专门称重;名气与思想也有重量,那些大师不是被人称为重量级人物吗?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愁重千斤,忧愁有人生不可承受之重,可是年纪呢?

人世间大都是有对应的,有高就有低,有上就有下,有单就有双,有爱就有恨,有苦就有甜,有乐就有悲,有荣就有枯,有生就有死。伟人对应着凡人,富人对应着穷人,贵人对应着贱人,聪明人对应着愚蠢人。可是你告诉我,轻对应着重,为什么年轻人却没有年重人相对应?噢,那是有的,年轻人不是有年老人吗?可是,轻只对应着重,怎么能对应着老?

这么说来,年纪是没有重量的?可是你告诉我,小时候我总是蹦蹦跳跳,一身轻,为什么到现在,我总是心意沉沉,一步一挪有如负铅?小小少年,很少烦恼,雨露滋润阳光照,长大了呢?凌云青竹是直立如笔的,一到冬天,雪上了身,竹就弯了;蓬蓬橘树,一到秋天,果挂了枝,树就勾了;人呢,经了秋,入了冬,头就勾了,背就驼了。是谁让他勾的?是什么让他驼的?一定是像果实压枝条,一定是像雪花压竹叶,把青春焕发的毛头小伙弄得那么老气横秋!

那么,那压人的是什么?是生活的负担?一定是。

可是,为什么春天果实不压树?一定是这样的,不是不来,是时辰未到:时间还没有到橘树的身上来,时间还没有到竹子的身上来;人在少年那么身轻如燕,是因为年纪的砝码加到人的身上还不多,压力当然不重了。青春轻扬。对。轻扬,越轻越可飞扬。

长大了,烦恼增加了。

我年纪小,我从没考虑过要赡养谁,我年纪小,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要养育谁;现在我不但要赡养老,我还要养育小;我年纪小,没有吃,我只开口要,我没有穿,我只伸手要;现在,我要像鸡一样在人间厚厚的尘土里死死地刨食,我要像猴一样在荒凉的山里蹿来蹿去,与其他同样饿得发慌的猴子争抢一只果子。果实压枝条,生活压肩头。不是吗?大家都说了:医疗、教育与住房是我们的三座大山。年纪轻的时候,有心事挂在我的心头,但没有小山压我,我年纪来了,大山小山,一山连着一山,都向我压了过来,都压在我的背上。我的年纪不老,但绝对不轻,重啊!

一分钟一刻钟地过,一天一周地过,一月一年地过,是给我添寿?噢,我感觉是:在给我加重。谁能承受年纪之重?一分一刻地过,一天一周地过,你是不是感到生命在一克一两一斤一磅地加重?一秒等于一克?没谁这么算过,可是我现在真的感到头顶千钧。每过生日,特别是三十岁后的生日,我从来没有感到过轻松,一年过去,我感到不知是谁又在我的生命上加上了一副担子,愈来愈感觉压人,使人呼吸愈发艰难。

生命是顽强的,有时顽强得十分惊人,比方说水深火热犹呼吸,在闷得要死的境遇里依然舞翩翩;比方说,九死一生终不悔,死过很多次,还是活下来了;比方说,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可是我们能够承受别离;比方说,泰山崩前而不惊,我们能够承受山崩地裂的苦难;比方说,受命于危难之际,伟大的人物还能够承受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盛衰存亡。

可是你能不能告诉我:谁能承受年纪之重?

人可能顶得住一切压力,人能顶得住风雨,能顶得住疾病,甚至一颗子弹穿你而过,你也顶住了,但最后谁也顶不住年纪,年纪一天一天、一年一年、一轮一轮、一圈一圈、一层一层、一把一把地往你身上堆,堆到最后,再怎么样的大力士,也承受不起了,营养好得不得了、权力大得不得了的帝王将相也将被压趴。一秒是那么短,一克是那么轻,可是最后,人会死于那么一秒,就好像是一只骆驼死在最后加上去的一根稻草上面。你看,伟大人物的讣告上就常常这么作注:某某卒于某年某月某时某分,那某分就是此人无法承受的稻草。

我人到中年,真的,我不感到我老了,但我感到我很重。年纪小,有年轻人的称谓来概括生命的状态,年纪大,有年老人的称谓来概括生命的状态,为什么,在我们感到双溪蚱蜢舟都载不动的生命感觉里,却没有一个好言好语来理解、体贴与安慰?好言一句三冬暖,一个到位的好词语也略可慰人生。

而究竟,年重人也不单是中年人,这是生命全过程的概念,一个襁褓婴儿,他也有他的苦,不然他为什么老是哭呢?无忧无虑的童年,也苦也累,那书包能把稚嫩的肩膀勒一道深深的红印子;那天天唱啊跳啊的青年人,一段酸涩的爱情让他们死去活来;看来,老年人是无事一身轻的了,这好像年纪与负重不成正比了,谈不上年重了,可是你可知道,被一年一年的年纪堆积起来的老年人,人生最大的包袱背上了。我们背的是生活的包袱,他们背的是生死包袱啊!

是人,谁活得都不容易,谁都有不可承受之重。

我们都是年重人。

枝江定做职业装

鹤壁订做工服

西藏定做西服

广西西服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