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轮车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轮车棚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莫让东亚峰会变成制衡中国手段

发布时间:2021-01-21 14:06:04 阅读: 来源:三轮车棚厂家

莫让东亚峰会变成制衡中国手段

东亚峰会于上周六结束,但余音绕梁,无疑,美国、俄罗斯两个大国的加入给这个充满活力地区的合作前景带来了诸多的不确定性。这次峰会时值全球经济下滑、全球治理结构面临转型之际,而美国也做出了重心东移亚太的调整,引发广泛关注。  针对这次峰会带给中国的机遇和挑战,《第一财经日报》专访了一些专家学者。  如何看待美俄入局?  第一财经日报:美国和俄罗斯首次参加东亚峰会,我们该怎么看待美、俄的加入,美俄又是如何看待对方的加入的呢?  金灿荣(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美国2009年表示回到亚洲,2010年程序上与东盟签订了协议,2011年实现最终的加入。这一切是由美国的态度决定的。客观上东盟一直想拉美国回来。对于俄罗斯的加入,东盟乐观其成,他们希望东亚峰会的平台越大越好。俄罗斯的战略重心仍在欧洲,没有主导东亚的意思,在 “10+8”框架下,不存在美俄矛盾。  李向阳(中国社科院亚太所所长、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副会长):东亚峰会第一次有两个区外大国参与,更多的带有一种试探性。对于美国来说,这是重返亚洲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寄希望于通过东亚峰会在政治上找到新的盟友,从而达到遏制中国的目的。东盟国家对美国的态度也是试探性的,本来在会前美国希望南海问题能成为会议的焦点,尤其是希望能对南海问题达成一个多边声明,但由于东盟国家内部没有配合美国的这种作为,实际上美国只是部分达到了它的目的。俄罗斯进入东亚峰会,是希望跟亚洲国家在经济上更多加强联系,它的目标更多的是在经济方面。  许利平(中国社科院亚太所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中国亚太学会理事):总体而言,东盟的外交总战略还是地区内的大国势力平衡。目前东盟欢迎美国势力重返东南亚,是针对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过大的现状和趋势,因为中国在东盟的示范效应和积极动向已经引起了周边国家的焦虑。同理,上世纪90年代美国在东南亚的深入,也是东盟欢迎中国进入该地区的基本动因。针对东盟的“两面下注”策略,中国不能再墨守单一思维,经贸往来并不是全部,及时跟进社会文化等领域的交往,促进民族间的理解和沟通,是目前迫切的任务。  关于东亚峰会平台  日报:目前东亚地区的合作框架非常多,东亚地区的整合今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方向?东盟的“小马拉大车”能否实现?  金灿荣:现在东盟处于一种战略迷失的状态,内部存在矛盾。在亚洲金融危机前,东盟作为一个地区组织实力很强,尤其内部的三驾马车(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合作得非常好。现在东盟内部的领导力出现了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进一步扩大,内部协调非常困难。  实际上,目前对东盟最有兴趣的只有新加坡。印尼加入G20后,对东盟有些不屑一顾,但作为东盟老大又不希望东盟拆散,态度暧昧。马来西亚已经完全没有以前的热情了。越南更感兴趣的是与美国、印度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只把东盟当作工具。  东盟对中国的担忧非常严重,这也是东亚峰会不断扩大的原因。  许利平:东亚合作机制不仅纷繁复杂,而且多有重叠,包括“10+1”、“10+3”、“10+8”以及东盟分别与美国、印度、俄罗斯的领导人峰会等。尽管如此,东亚合作机制的目的性和原则是明确的:所有合作机制的目的都是整合东亚合作和区域一体化。东亚合作要以“10+3”为示范和重点,以东盟为领导者,坚持“发展、互利、共赢”的东亚合作模式和原则。  本次东亚峰会美俄的加入为东盟领导权打上了一个问号。东盟若想把握住领导权,需更积极地加入全球事务决策过程中来,逐渐转变地区性的思考方式,培育全球思维模式。从东盟内部来说,要加快地区一体化进程,争取在2015年建成经济、安全和社会文化共同体,这样才能在国际上发出一致的声音。  怎么看安全议题?  日报:为配合东亚峰会,美国在东亚地区的军事行动明显升温。今后在安全问题上,东亚会出现哪些趋势?  金灿荣:在军事上,美国在重新加强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的关系,同时跟越南、印度、菲律宾搞一些军事演习。即,加强老朋友关系,试图建立新朋友关系。在澳大利亚驻军是其中一环,试图把传统的美澳军事关系做实。不过当前看,其象征意义还是大于实际意义。  李向阳:在安全领域,澳大利亚跟东盟的一部分国家都怀着一种心态,就是一方面经济上加强跟中国的联系,分享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给它们带来的收益,另一方面又寄希望于美国这么一个外来者,寄希望于区外的大国进来制衡中国的崛起,降低它们对中国经济迅速崛起的担忧。所以我们看到,美国和菲律宾、美国和澳大利亚这种军事同盟关系越来越紧密。虽然在澳大利亚驻军数量看起来很少,更多是象征意义,但也表示美澳之间非经济的、军事领域内的合作在原有的基础上开始加深。  许利平:东亚峰会期间,美国在军事上的主要动作是计划向澳大利亚增兵2500名海军陆战队员。由于部署位置距离中国仅4000公里左右,直接影响到马六甲海峡货运和安全通道,对中国的安全和贸易都造成了一定的压力。另外,美国和新加坡即将签订的在樟宜海军基地驻扎美国新型沿海作战舰的协议,将更加刺激中国政府的神经。有说法认为,美国的新东亚安全架构是在挑起“21世纪新冷战”。但是美国当前的经济、政治实力和冷战时期不可同日而语,同样,其在东亚的角色也有积极的转变。美国应该思考冷战中对待前苏联战略上的教训,挑起军事上的竞赛无疑会是一个引致双输的决定。  美国的TPP战略  日报:怎么看待美国利用TPP推动地区整合的做法?  李向阳: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在APEC会议上正式启动,达成一种框架性的协议。这对东亚合作来说,我个人认为总体上是负面的,因为美国倡导TPP的动机,从经济上是要参与到全球最有活力的地区,分享这一地区经济增长所带来的利益,政治上是存有遏制中国的动机。一旦未来这变成一种现实,尤其是这次日本宣布参与谈判,那么原来东亚合作中的“10+1”、“10+3”,包括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谈判,都可能会因此而受到阻碍。很显然这跟“10+1”、“10+3”的目标是不一致的。  中国加入TPP的可能性很小,因为TPP的条款进入门槛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所无法适应的。至于放宽到未来几十年,那是另外一回事。在可预见的将来,在环境条款、劳工条款等上中国都还无法适应,因此不大可能加入。  应该避免东亚峰会变味  日报:如何评价此次东亚峰会的成果,以及地区未来合作关系的走向?  李向阳:我觉得这次峰会没有明显的赢家和输家。本来是应该通过东亚峰会实现区域内的共赢目标的,但东盟中的少数国家如菲律宾,希望引入区外大国为它们达到跟中国争夺南海的目标,但我觉得它们没有达到所预期的目标。  既然东亚峰会的规模在不断扩大,那么应该利用更多的成员来促进东亚国家在政治安全上的和平,把峰会建立成为这一地区各国平等磋商、促进和平的平台。这在经济上有助于给这个全球经济最有活力的地区提供制度保障。  东亚峰会的成员跟APEC的成员还有所差异,比如说印度是东亚峰会的成员,但不是APEC的成员。东亚峰会可以说把亚太地区最有活力的大国都纳入进来了,包括中国、印度、俄罗斯、澳大利亚、美国、日本等,这样可能对促进这一地区的经济发展提供一个协调经济的政策,促进更多的合作。在此我们要注意的是,应该避免东亚峰会变味,变成某些国家通过这样一个论坛来制衡中国的一种手段和平台。  许利平:这次东亚峰会再次确认了加快东亚区域合作的共识。在东亚峰会前后,中国和日本都在经济方面有较大动作。日本在东盟峰会上,承诺向东南亚基础设施项目提供250亿美元援助;中国在东亚峰会上承诺在之前的150亿美元贷款基础上,再向东盟提供100亿美元贷款。这些都显示出,以中日韩为经济发动机的东亚经济整合不仅明确了共识,而且将逐步迈入实质性的步骤。  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对中国的策略一直是经济和政治轮流遏制。奥巴马上台后,从这两方面对中国的遏制都在强化。在经济上继续对人民币汇率施压,到一定程度将使中国政府面对过强的压力从而不会产生更加显著的效果,因而在经济上的遏制可能会转向其他敏感议题。实际上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政策并无新意:经济上的手段可以参照对日本的政策,安全上的动作可以参考对前苏联的行动。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