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轮车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轮车棚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谋杀与情人无关-【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2:44:02 阅读: 来源:三轮车棚厂家

-

刑警队队长周天明正开车在上班的路上,突然接到局长打来的电话,市天马集团董事长朱相东的妻子马云在郊外别墅死亡。

“马云很可能是被人谋杀的,这件事要低调处理。朱相东正在东南亚考察,中午才能乘飞机赶回来。”局长说。周天明心里明白,马云的父亲是副市长,而朱相东本人除了是本市首富,也是最慷慨的慈善家。

调转车头,周天明直奔郊外的一个高档别墅区。周天明走进卧室,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身穿睡衣,仰躺在床上,一缕鲜血从嘴角流出来。察看其他部位,并无伤痕。他初步判断,死者应该是中毒身亡。床头柜上还有半杯咖啡和半瓶矿泉水。周天明叫助手小刘全都收好,拿回局里化验。

现场是女佣最早发现的。周末马云过来,给了她几百块钱,叫她回家看看,过两天再回来。想不到,女佣今早回来,却看到她死在了床上。

女佣五十多岁,看上去吓坏了,一直战战兢兢的。周天明问:“马云周末过来,与平时有什么不同?”

女佣抬起头,说:“她怀里抱着一大束百合,穿着新买的真丝裙子,看上去非常高兴。”

转过头,周天明看到一只精致的玻璃花瓶里,插着一大束香水百合。又仔细看了几眼床铺,周天明转身出门,一边走一边对小刘说:“查查谁是马云的情人。”

小刘诧异,问他怎么知道马云有情人?周天明说床上有两个枕头,都是凌乱摆放。马云身边另一侧的床有人形塌陷,分明是有人睡过的痕迹。朱相东不在,马云兴高采烈地过来度周末,手里捧着花,支开女佣,这一系列的迹象都证明了她一定有情人。

“是情人下的毒?”小刘问。

周天明摇了摇头。那男人只是惊慌失措地离开,他若是下毒者,至少会将自己睡过的地方抻平,不让人一眼看出来昨晚是两人睡在一张床上。

小刘点了点头,从证物袋里拿出马云的手机。很快,他调出了几条暧昧短信,是一个名叫阿坤的人发的。

打电话给阿坤,听说是警察,他的声音明显有些慌乱。他说只要不去警察局,他会讲出知道的一切。

阿坤是个漫画家,长得很帅气,他痛快地承认,自己就是马云的情人,两人相识不到两个月。马云经人介绍跟他学画画,后来她很主动地示好。不过,他去别墅,两人还是第一次发生关系。今天清早醒来,他突然发现马云嘴角流血,一探口鼻,气息皆无。他又惊又惧,知道女佣几小时后就会回来,所以慌不择路地跑了。

“为什么不报警?”周天明问。

阿坤叹口气,说马云再三嘱咐,他们的关系要保密。而且,当时他确定马云已经死亡,所以才抱着一丝侥幸心理,也许警察找不到他。

周天明起身打量阿坤的工作室。四面墙上,挂着不少装帧好的漫画。有才华,人又长得英俊,这样的漫画家应该很吸引女人的。会不会不止一个女人被他吸引?周天明又问:“有女朋友吗?”

阿坤说:“没有。”

离开阿坤的工作室,小刘边开车边说:“会不会是朱相东得知妻子有外遇,杀人泄愤?他虽然没在市里,但他有钱,完全可以雇凶杀人啊!”

周天明说:“这种可能性比较小。”要知道,马云的父亲可是副市长。朱相东杀了老婆,马父岂能轻易放过他?假设他真的有这个想法,那也是万不得已才走的一步棋,必定十分严密。并且,他得确信自己以后不再需要马云父亲的帮助。

朱相东在下午两点回了公司。周天明和小刘在秘书李芳的引领下,来到朱相东的办公室。只见屋子里烟雾腾腾,烟灰缸里是满满的烟蒂。朱相东站起身跟他们握了握手,一脸的憔悴。

朱相东说,他和妻子感情很好。两人是大学同学,结婚已经七年了。这几年他忙于生意,没时间陪妻子。妻子业余时间喝茶画画,倒也过得充实。

周天明打断了朱相东:“你知道马云有情人吗?”

令周天明没想到的是,朱相东淡淡一笑,说:“知道,她的情人不止一个。确切地说,是三个。”

三个?周天明吃了一惊。朱相东神情颇为痛苦,说两人结婚不久,一次意外,他受了伤,跟妻子再也没有夫妻生活。尽管多方医治,却没有效果,他只有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可妻子还年轻,所以他提出了离婚。马云却不同意,说这么多年的感情,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放弃。男女之事,是可以另外解决的。他爱妻子,也不愿离婚。再加上他的生意,也需仰仗岳父帮衬。就这样,妻子开始红杏出墙。但是,她一向都是有原则的,她要的只是性。

“她的三个情人,你都知道?”周天明追问道。

朱相东点点头。说起来好笑,妻子每次有了情人,总会告诉他。起初,他痛苦不堪,可后来,慢慢习惯了。他想着,再过几年,马云年纪大一些,身体状况有了改变,会收起心,两人的感情已经是相濡以沫的家人。

“那三个人的具体情况,你了解吗?”周天明说。

朱相东微微点头,说:“最早的一个已经出了国,在加拿大定居;第二个在深圳,不过两年前就断了联系,是对方提出的,说马云太强势;第三个,是最近才认识的一个漫画家。”

“你觉得,谁最有可能给马云下毒?”周天明盯着朱相东的眼睛问。

朱相东将烟蒂捻灭在烟灰缸,说:“我,我最有可能。但是,我下不了手。而且,我还在等她收回心,哪怕五年,十年。”

在太原做无痛人流那家医院可靠

男性真空出门会怎么样

白癜风是由于黑色素缺失导致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