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轮车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三轮车棚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们都曾是个孩子

发布时间:2020-07-13 20:44:51 阅读: 来源:三轮车棚厂家

我们都曾只是个孩子,到现在,我们甚至依然觉得自己还没长大,内心里残存的那一点痴想还没断然送命,投影着往日的浮华或者羞涩隐晦。

【母亲篇】

小时候的记忆里,总是有模模糊糊我不愿提及或者想起的故事,那是隐藏在我童年深处,被刻意覆盖的一片秘密园林,彼时的我,觉得他荒芜,干涸,甚至对我有致命的伤害;而此时的我,却显得那么淡然,用一颗二十岁的心审视着那摇摇入赘,看起来破碎的梦。

那时,我小学,记忆里,母亲与父亲常年在外,而是一个又一个所谓的保姆担负起我们姐妹三人的衣食起居,每当看见别人家的母亲体贴孩子时,总觉得自己很孤独;捧着很多的奖状,在学校表扬大会中听到我的名字时,也总是很惆怅,因为没有人来给我开家长会,就像一个歌手唱歌再好听,但是,舞台上下只有他一个人,所以声音再怎么动人也没有用,没有人欣赏的美丽总是徒劳的。

有一次,仅仅因为一个很小的玩笑,我骂了很难听的粗话,惹得周边的人都批评我,那时,我总是很委屈的怪罪没有在身边的父母,没有认为我撑腰。后来,初中时,父母常年在家了,这个家再一次如同我很小的时候一样的温暖,但往往,与美满相伴的是重重而来的矛盾,父母在家经常吵架,有时甚至会打的很厉害,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很害怕,希望身边有的肩膀,让我依靠。记得最深的一次是母亲收拾东西要走,我死皮赖脸的跟着,结果母亲狠狠的扇了我一记耳光,我哭着抱着自己的几件衣服离家出走,这样的争吵,我的脑海里还有很多挥之不去的场景,于是,我的心里是怪罪母亲的,觉得她不能那么温柔,或者贤淑。

那时即使我接个电话,她都要质问我是男是女,和朋友出去玩,她都要在七八点催我回家,总觉得没有了自由,和她讲道理,她也总是不听。每次到别人家,看见人家的母亲,知书达理,贤淑温婉,吃着那些可口的饭菜还有热情的招待,我就会想起我那不爱做饭洗碗洗衣服,还一口大嗓门,接电话跟地震了一样的妈妈。母亲爱买衣服,爱面子,爱收拾,所以我总是埋怨她,也不小了,乱花钱买东买西。

某天,因为一件小事,我很委屈的哭了,因为母亲的不理解和不讲道理,那几天,精神很不好,我甚至用不考研威胁她,后来看了几篇青年文摘里的稿子,就在那个透着微微斜阳的午后,释然了。

是啊,母亲大不咧咧,但是性格很直爽,一直像个孩子。有一天一位叔叔问我,***妈还没到三十吧,我就觉得母亲的漂亮其实是她掩盖岁月的侵蚀;

某日,朋友说,***妈真是个女强人,我突然发现不怎么温柔的母亲,更像个铁汉子,当年家里买了一块地皮,因为租的房子退了,母亲为了让我们有地方住,自己一个人风里雨里的硬是在那块地皮上盖起了一小座房子,而她的手上却是厚厚的老茧,但我们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这么多年了,母亲把父亲当年赌博欠下的债还清,还又硬是一个人凑够了资金,把那一小座房子盖成四五层的居民楼;

母亲爱唱歌,爱跳舞,母亲闲的时候,总会在广场上领一大帮子人跳广场舞,而回来的她也总是买了很多光盘在家里学的有模有样,和朋友闲逛,朋友指着最前面领舞的母亲给我看时,我总是会很开心,看见那样年轻有活力并且满脸愉悦骄傲那么光鲜的母亲。

一直以来,母亲没有让我们姐妹三个受过苦,她也总是说,以前日子再怎么不好,每年的新衣服从来没有不买过,所以,我们的日子不算富裕,但,吃的喝的用的也都没有很差,母亲是个享乐主义者,冰箱,空调等等该买的就买。她的概念里,人活着就是过好每一天,有多少花多少,而我每次都怪她不懂得积攒。

有时,觉得她很马虎,总是忘记每个月给我打来生活费,每次给她打电话时她也总是急匆匆的挂断。但是,后来,再也不埋怨她了,因为我知道,我的母亲就是这样了,是个不折不扣的意气用事的孩子,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改变过,但谁会有幸拥有这样一个刘胡兰一般的母亲呢。

现在的她,已经很好了,父母不再那样吵架,他们的心中也总希冀着美好的未来,母亲变得女人了很多,虽然还会总和她争吵,但我想,我的心里是爱她的,爱父亲,爱姐姐妹妹,爱我的家的。

甘肃职业装定做

宿迁工作服设计

乐昌制作西服